呂婷

聯系我們

姓名:呂婷
手機:0512-69633222
郵箱:282131@qq.com
證號:13205201311493909
律所:江蘇臻萬律師事務所
地址:江蘇省蘇州市姑蘇區胥江路482號7號樓2樓

首頁: 律師文集 > 勞動糾紛> 正文

勞動糾紛

勞動者在工作時間非工作場地摔傷應認定為工傷


來源:蘇州律師 網址:http://www.yhhrsip.com/ 時間:2019/11/13 10:49:04

?[問題的由來] 在勞動政策調控勞動關系、職工勞動福利待遇的狀態下,長期以來對于勞動福利待遇中的工傷事故認定與處理,堅持了在工作崗位上受傷的要求,最早的工傷待遇法規是1951年2月26日政務院發布1953年1月2日修正的《勞動保險條例》。對于一些情形下的事故認定與處理是依據1963年1月24日(63)中勞薪字17號《勞動部工資局關于職工因工傷亡或非因工傷亡如何劃分的問題》,一般都采取了當時的政策、人事關系下的從寬處理。而后實行了“兩個工作”(即在工作時間、在工作場所)原則來認定工傷。《勞動法》公布實施后,對于勞動關系處理進入了勞動法律關系的法制軌道,對于職工工傷認定與處理的法規政策也相應出臺。除了勞動部1996年8月發布的《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外,最能體現“兩個工作”以外的最著名的勞動政策工傷認定文件要數1997年12月22日勞辦發〔1997〕115號《勞動部辦公廳對<關于職工在上下班途中發生非本人主要責任交通事故后待遇享受問題的請示 >的復函》,該文規定“凡是職工在上下班必經路線途中遭受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后負傷、致殘或者死亡的,無論該職工及其用人單位是否參加工傷保險,該職工都應認定為工傷,并享受有關的工傷待遇。”充分體現了對勞動者合法權益保護與我國法律公平性。  

2003年4月日公布了《工傷保險條例》,《工傷保險條例》除了規定了工傷認定的條件、工傷亡賠付標準較之前的福利待遇有較大提高外,更重要的是條例使工傷賠付由以前的企業支付,轉到由社保機構支付的社會保障體系之中。這一重要轉變從本質上講,是將勞動工傷福利待遇完全納入了勞動法律關系制度軌道上,對工傷認定條件進一步明確具體,同時認定的要求也將趨于嚴格,大幅度削弱了認定過程的人情代替規定的狀況。但《工傷保險條例》增加一個“工作”成了“三工作(即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這樣原有的問題解決了,而新的問題也隨之出現。今年有一四川省省級局局人事干部來電話咨詢,說該局下屬一個事業單位的一名職工在工作值班,當天下雨,該職工中午去職工食堂打午飯,由于地滑摔傷。問該職工是否應認定為工傷。

這一案例引出兩個新問題:  

1、勞動者在工作時間非工作場地摔傷能否認定為工傷? 

2、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出現工傷是否應適用《勞動法》的相關規定?  

原告:何文良,男,70歲,農民,住四川省鹽亭縣五龍鄉。  

被告: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陳昌華,該局局長。  

第三人:成都四通印制電路板廠。  

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簇橋鄉。  

成都市武侯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武侯區勞動局)于2002年10月23日以成武勞函[2002]23號《企業職工傷亡性質認定書》認定何文良之子何龍章的傷亡性質不是工傷。何文良不服,向成都市勞動局申請復議,成都市勞動局于2002年12月11日作出成勞社行復決[2002]12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武侯區勞動局對何龍章傷亡性質認定。何文良仍不服武侯區勞動局的行政復議決定,于2003年1月9日向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原告訴稱:何龍章生前系成都四通印制電路板廠工人。2002年9月24日下午的上班期間,何龍章被發現摔倒在車間旁的廁所內不省人事,經送往醫院急救無效死亡。死亡原因為重型顱腦損傷,呼吸循環衰竭。因廠方未及時足額支付治療費及其他相關費用,也未提起傷亡性質認定,我于 2002年10月8日向武侯區勞動局申請對何龍章傷亡性質認定,武侯區勞動局認定何龍章不是工傷所依據的事實不清,回避了廠方的廁所潮濕,有重大安全隱患的事實。死者明顯是被廁所內的積水滑倒而致顱腦損傷,且應與工作有關;請求撤銷被告對何龍章作出的傷亡性質認定。  

被告辯稱:我局受理原告申請后,即派人到成都四通印制電路板廠進行了調查,因為何龍章是上班鈴聲響后未進車間而先到廁所小便,在廁所里不慎摔傷,經送往醫院搶救無效后死亡。故認定何龍章上廁所與從事的本職工作無關,不屬于工傷。原告稱廁所存在不安全隱患,沒有證據證實。  

被告提供的法規依據有:  

1.勞動部1996年8月發布的(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  

2.四川省勞動廳于1989年印發的《關于劃分因工與非因工傷亡界限的暫行規定》。  

3.四川省勞動和社會保障廳2002年10月9日《關于職工傷殘性質認定問題的復函》。  

第三人辯稱:我廠的廁所從未發生過有人滑倒的情況,被告對何龍章傷亡性質的認定是正確的。  

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認為:何龍章作為第三人四通印制電路板廠的職工,已與四通印制電路板廠建立了事實上的勞動關系。何文良是何龍章之父,在認為被告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子依法獲得工傷保險賠償待遇的合法權益時,有權提起行政訴訟。被告武侯區勞動局是主管勞動與社會保障的行政機關,具有對轄區內的職工傷亡性質認定的行政職權。武侯區勞動局在舉證期限內沒有提供向何文良送達成勞社行復決[2002]12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的證據,亦未就何文良的起訴期限提出異議,根據行政訴訟舉證責任的相關規定,武侯區勞動局對此負有舉證義務,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故視為何文良是在收到《行政復議決定書》的十五日內提起行政訴訟,符合起訴條件。

? ? 本案中原、被告雙方爭議的主要焦點是:武侯區勞動局認定何龍章在“上廁所”中因摔傷致死與其本職工作無關有無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以下簡稱勞動法)第三條規定,勞動者享有“獲得勞動安全衛生保護”的權利,“上廁所”是人的自然生理現象,任何用工單位或個人都應當為勞動者提供必要的勞動衛生條件,維護勞動者的基本權利。“上廁所”雖然是個人的生理現象,與勞動者的工作內容無關,但這是人的必要的、合理的生理需要,與勞動者的正常工作密不可分,被告片面地認為“上廁所”是個人生理需要的私事,與勞動者的本職工作無關,故作出認定何龍章不是工傷的具體行政行為,與勞動法保護勞動者合法權利的基本原則相悖,也有悖于社會常理;根據《企業職工工傷保險試行辦法》第九條規定,“職工由于下列情形之一造成負傷、致殘、死亡的不應認定為工傷:(一)犯罪或違法;(二)自殺或自殘;(三)斗毆;(四)酗酒;(五)蓄意違章;(六)法律、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其中列舉的不應當認定為工傷的情形均是職工因自己的過錯致傷、致殘、死亡的,由于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何龍章受傷是因自己的過錯所致,因而不屬于不應認定為工傷的情形。根據武侯區勞動局提供的四川省勞動廳《關于劃分因工與非因工傷亡界限的暫行規定》第二條“確定比照因工傷亡的原則為職工發生與生產、工作有一定關系的意外傷亡”的規定,即使是“在上下班時間、在上下班必經路線途中,發生屬于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其他無法抗拒的意外事故致殘,完全喪失勞動能力或死亡的”,都應當確定為比照因工傷亡,而何龍章則是在上班時間在工作區域內發生的非本人過錯的傷亡,不認定為工傷與上述法規、規定的本意不符,也沒有相應的法律、法規依據。因此,武侯區勞動局根據何文良的申請對何龍章受傷死亡作出不予認定為因工負傷的行政行為沒有法律、法規依據。關于原、被告對何龍章是否是因用工單位的廁所存在不安全因素摔傷致死的爭議,因對本案不產生實際影響,故對此不作認定。  

綜上,被告武侯區勞動局在《企業職工傷亡性質認定書》中對何龍章的傷亡性質認定為不是因工負傷不符合法律規定,所適用法規、規章不當,應予撤銷。因武侯區勞動局為主管勞動與社會保障的行政機關,負有對其所轄區域內職工傷亡性質予以認定的行政管理職權,故被訴行政行為被撤銷以后,應當根據當事人的申請,依法行使職權重新作出行政行為。原告何文良的訴訟請求,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規定,應予以支持。

?

?

?

???? ????   據此,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二)項之規定,于2003年5月16日判決:  一、撤銷成都市武侯區勞動與社會保障局成武勞函[2002]23號《企業職工傷亡性質認定書》;  二、成都市武侯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根據何龍章近親屬的申請對何龍章死亡是否屬于工傷重新認定。  一審宣判后,四通印制電路板廠不服,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四通印制電路板廠的主要理由是:何龍章上廁所發生意外摔傷致死是與工作無直接關系的

電話聯系

  • 0512-69633222

欧宝网址